城北点心铺子最甜的那块白糖糕

职业敲玻璃,沉迷刀剑无法自拔。热衷各种虐梗,欢迎交流。中度抑郁谢绝恶意。

明白了!

收悲以欢忻:

不要问我为什么⋯⋯

我和阿尼甲的百封情书(3.0)

曾经有人告诉我,“年少的时候最怕遇见什么让你惊艳的人,否则以后的人生里就难以爱上什么人了。”最初我曾信过,后来又不信了。我不知道是我的感觉出错了,还是遇见的时候错了。再后来遇上你,我才又相信了这句话。原来,斯人如彩虹,真的得遇见方知有。

我和阿尼甲的百封情书(2.0)

  生命是一辆永不停歇的单向列车,除了你可能其他人也会上车。有的人上车了,我在等着他下车。有的人上车了,我好奇他会在哪里下车。有的人上车了,我在期待他下车。你来了我却陷入矛盾,我希望车走的快一点这样就能陪你走的更远,又希望走的慢一些不要错过沿途和你一起看的风景。

我和阿尼甲的百封情书(1.0)

我从长白的茫茫白雪里诞生,他从天府之国带着花香走来。他来了,在我身边驻足,我从皑皑白雪里闻到了春天阳光和花香的味道。

无题

后来过了许久,府里也发了新的盔甲,我却依旧固执的穿着儒风套。不像定国破军一般防御力好,儒风是套软甲真要说起来更像是便装。陆暮迟曾说,我穿着儒风看着整个人都软了性子,像个姑娘。我素来是个不爱与人争辩,听了他话里的嘲讽也懒得反驳。似乎自从那人回了西域我便一直如此。还记得那年暮春初雨,我因巡街误了时辰赶不及回府,他一身破掳衣着撑着把伞直奔我走来。开口,官话说的倒是不错“这雨虽然不大,但暮春天气可是冷的厉害。不介意,和我去茶馆拼桌坐坐?”再后来发生过什么我都记不得了,只记得他说要走,不等我挽留就离开了。我坐在秦王殿后面的天井里默默的偷喝了师兄那位苍云友人送他的十几坛烈酒,大睡一场醒了却是白了头发再配着一身儒风软甲整个人都似乎脆弱不少。后来,我便如同那人从未出现过一般生活着。如同我一直以来心如止水的不奢求不期待。只是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出府巡过街都只是在府里看看卷宗打发时间。我也再不去茶馆喝茶只是永远背着一只装满烈酒的酒囊。阿弟带着唐无煜来看过我一次,最后哭着被唐无煜抱走。我看着阿弟为我哭,眼睛干的发涩却一点也不难过。现在的我和过去一点也不同,就连对你的感觉也是一样。大抵,哀莫大于心死吧。他未离开中原时那个嬉笑怒骂皆由心的我似乎从未出现过。我依旧是原来的李怀瑾。纵然,年少时父母双亡、逃亡着离开苗疆却又与弟弟失散、进了天策府多年却除了几位统领和师傅从来少与他人沟通我依旧活的很好。不同的是,他在时,我活的肆意洒脱。他不在时,我也就只是活着。

白鹤x黑鹤cos文案(随缘拍摄,任何授权不开放。)

黑鹤:鹤,某个本丸的第一部队毕业大佬。本丸因审神者而集体暗堕,鹤孤身一人游荡于5-3。
白鹤:鹤丸,5-3野生鹤。被某个本丸的出阵部队唤醒,然而却没有和他们离开。

一片荒凉萧瑟的5-3,黑鹤在草丛里捡到了刚被唤醒的白鹤。黑鹤试图杀了他,但最后却放弃了并且从检非手下救了他。白鹤从此赖上了黑鹤,两把刀相依为命。一天在黑鹤去诛杀溯行军时,白鹤被当初唤醒他的本丸的第一部队带走了。另一边黑鹤偷偷跟踪溯行军去了他们的大本营才发现这里的领导人是自己曾经本丸的同伴。中间两只鹤都试图寻找对方,最终却在现场上相遇。黑鹤因暗堕成度加深只能受控于暗堕审神者对上鹤丸。最后鹤丸扑倒黑鹤用本体贯穿黑鹤的心脏,同时等待着黑鹤的本体划过自己的脖子。然而低下头看时只有黑鹤带着眼泪的笑脸和一句轻轻的对不起。仔细看去,黑鹤的本体是反着拿的,刀刃没入黑鹤的手掌。在鹤丸的崩溃大哭中,黑鹤消失。







距离黑鹤消失已经有一段时间,白鹤出阵回来发现房间门里的黑鹤的本体不见了。焦急的冲出门去寻找,路过食堂听到熟悉的声音颤抖着手拉开门。门口坐着人回过头来,一双琥珀色的金瞳满满的都是笑意。“像我这样突然的到来,被吓到了吗?!”

嗯。就是这样喵!

齐羽:

是这样

一只猫:

是本人了……

賢咲青章x_:

是在下了.

柚子社长:

是我〜(ゝ。∂)

百千_今天画画了吗:

是我😂

影爷:

是我

Max:

是我。

七米。:

是我。

芜名氏:

是我

之乐匠:

是我

废豚🌸: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老年人诈尸啦!钳子找不到了只好空手掰花片,手好痛!!!(被花片划了好几个口子。)

漫展产物(身为源氏重宝,这是我最后的倔强!)不要脸的打个tag,然而下次衣服到了还是先出安定等阿尼甲衣服到了再出源氏。








※:图1原作者为泡泡太太,图上水印不知道怎么处理不过并不是原作者。原作者乐乎    @兔子型泡泡 有喜欢图的小伙伴请不要大意的戳进去太太的空间吧!

国广兄弟表现不错,然而压切烛两个……真不知道该说你们什么。(翻白眼……(╯‵□′)╯︵┻━┻)🙄